Home
About Dr.Pichet
Services
Knowledge
FAQ
Contact Us
Office Map
Testimonials


Click Here
  Testimonials

在泰国曼谷跟 Dr.Pichet 做乳房增大手术后的感受

Dr.Pichet,我非常感谢你和工作人员所帮我们做的每一见事情。我们真的很感激你为我们做的全部事情。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 Mrs.Mao 和司机 Jimmy 以及你美丽的太太。你们使我们在曼谷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再次感谢你给我像公主一样对待。我和我的丈夫对我的新乳房感到非常满意。

再次感谢你(compu cao )
来自 Okinawa 和美国的 Yesenia 女士

跟 Dr.Pichet 做手术后的感受

 

Dr.Pichet,你好

“我是 Margaret,我想告诉你,我已经回到英国了。我很感谢你当时很好地照顾我。你真是太好心了。就像你说那样“我会觉得像公主一样”。我和我的家人对手术结果很满意。面部的发肿现象已经好了许多。我会很快用我新买的数码照相机拍好照片后发给你看。我这一趟来泰国真是感觉太好了,就像我朋友说的,不用过于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

Margaret 女士

 


关于 Ms.Tamara 在曼谷跟 Dr.Pichet 做 SRS 变性手术后的感受

尽管我不算是最坏的病人,但确实我情况也是在走下坡中。在到达曼谷国际机场,我跟过关检查员略笑了一下。很快,我就来到了机场出口,我在不察觉中走过了来接我的人(或许他们对了一下眼睛?)。最终还是有人来迎接我,然后我看到另 2 为变性女士坐在一位男人旁边,这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司机。她被派来接三个女孩,于是加上我就刚好三人。我向他们提起 Dr.Pichet 几次,但他们就当做听不懂我的话。来到的时候真的很方便,来接待的工作人员好像是从护养院来似的,我想(开玩笑罢了)。她们对我真的非常好而且非常尊重。在凌晨2点钟,我想要的就是洗个澡睡一觉就足够了。没想到他们早就已经帮我做好。于是 Dr.Pichet 的工作人员就整晚不停地询问航空公司和寻找资料。在另一天的早上,当我在 10:30 睡醒时,另外两个女孩就已经醒了。她们想让我跟她们一起去找医生。我想我们应该来错了地方,因为看起来像是其他医生的诊所。于是她们马上联系 Dr.Pichet。之后我们终于来对了地方,我一看到医生,马上就能感觉到他是一位很好的医生。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关心以及尊敬(也包括我自己的一点紧张)。

    回想到以前我所做过的事,也许会受到批评和不接受。Dr.Pichet 的工作人员对我非常好非常照料我。好像我正要通过非常艰苦的考验。这全是我自己的错(还要麻烦 Dr.Pichet 来支付护养院的费用),除了我自己之外,全部工作人员都非常专业,我内心感受到每个人对我的关怀,我对他们来机场接待我感到非常感动,医生助手也时常来帮助我,我被照料得好到无话可说,他们表现出真心的关怀,从来不说任何怨语(因为照料我,她们几个人整晚都没睡觉),她们尽量做能让我放松的事,最后她们也成功。


我努力尝试过戒烟,这是我尝试的第二次。我来的时候是伴随着呼吸道感染,但我还是继续吸烟,Dr.Pichet 以前也是吸烟者,他很清楚知道戒烟的痛苦。

我在曼谷的全部时间,Ying 成为我的护身小天使,随时随地在我身边直到我出院。我们到达医院,医院楼很美,不像美国的医院,我被送去做许多项目的检查,以保证手术顺利(尽可能不出任何差错),确保我身体是在适合做手术的状态。我做血液检查、胸部检查、身体检查以及其它方面的检查。如果是在美国的医院,这全部的过程一定花费不少的时间,但在这里只用很少的时间。检查之后,我被送到呼吸系统医生,医生通过药物喷剂来治疗我的呼吸道感染,以及给我抗生素。我被禁止吸烟,因为吸烟会对肺部进行损坏(Dr.Pichet 在我从美国出发前就已经吩咐我不要吸烟)。


简单地来说,我的吸烟习惯是被呼吸系统医生和 Dr.Pichet 以及几位护士一起医治的。他们对待我好像我是他们唯一的病人,我没有跟其他病人谈过话,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是否还有其他病人。通过真心地关怀和专业般的照料(不是,应该说比专业还更好),他们对我的关怀照料就如同我的灵魂在茫茫大海中迷失被他们带回陆地一样,我不能把我收到的热心关怀和照料一一地在这里全部讲述出来,Ying 总在我身边,满足我每一项的需要。你可能会想到我是很多病人中的一位认识世界上最好整容医生的病人,尽管其他医生也很好,但我还是认为 Dr.Pichet 是最好的。我可能比较偏心,因为我收到医生给我一生中来的最好礼物,通过镜子,我能看到我感受到的东西。接下来我所要说的事情是非常了不得。


通过 Dr.Pichet 和呼吸系统医生的细心照料,呼吸道感染症状才能被控制。我最终也为手术做好了准备,来到这里,我事先安排好的手术时间应该至少被延迟了一至两天,但医生从来没跟我提过,同时 Dr.Pichet 还替我支付查病医生和医药的费用,以及我到泰国第一天在其他地方的住费,医生从来没跟我提过关于费用的事。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相信医生的利润应该会有所减少(现在我已经出院,并进住医生帮我选的一间不错的旅馆,房费 22 美元左右,Ying 就在我床旁的另一张床,正在写她的信)。

续集:
继续我昨晚睡觉没写完的内容。我希望你们先不要觉得烦。在做手术和手术后两三天,让我觉得有写头荤,我会说我记得的东西。Ying 从来没离过我半步,她帮我推我的轮椅到手术室,很多人都正在忙他们的工作,手术室比先前进的那间更大,我看到 Ying 和 Dr.Pichet,然后我就睡去。我手术后醒来唯一能记得的东西是,有人提着一小袋,以及一个桶,问我是否要看切出来的部分,当时我并不在意,但后来想看看。

我对 Dr.Pichet 的认识并不多,但我知道他是三个孩子的爱父,同时还是流浪曼谷街头小孩的父亲(Ying 也是其中一位)。
Dr.Pichet 对我来说就像是父亲一样,同时对很多他收养的流浪孩子也是一样,我想我看到医生的内心世界,因为医生没有隐藏它,无论在说笑还是说关于手术的事,他总是眼睛望着你,圆大而深的眼睛如同围绕着回忆和记忆的墙壁,使我能感受真诚不欺骗,医生对每个问题都很认真仔细快速地回答,我可能不能全部述说关于医生的事,除了我上述说过的东西,我比较偏心的想法就是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整容医生,同时还有很好的护士以及医生助手(在这里没能全部说得完)。

另外还有一位特别的女士,从我第一步到泰国一直到手术完成,她总给我真心的关怀,在医院、旅馆和整容中心跟随我的进展情况,就像是一位医生,她就是 Mao,Mao 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我,在我每次看到她我都想拥抱她。她如同我的母亲。于是,我在这里好像同时拥有父亲和母亲。我跟医生做了几个手术,有乳房手术、大肠移植技术的人工阴道手术(我选择要深的人工阴道)、嘴唇增大手术。我不能说这不疼痛,以为实际上是很疼,我不想再说。但这些痛苦对我想获得的、想成为的、一生所盼望的来说,还算是值得的,我再也不需要隐瞒自己,我再也不需要害怕,我能从镜子中看清楚真正的自己。也许 Dr.Pichet 为我做的最重要过程就是,填满我心上的空缺,使我能够真正去爱和被爱,在手术后的那天我的心怀增大了三倍。感谢 Suess 医生和 Dr.Pichet。

致爱和敬意
Tamara Miranti
备注:我已经戒烟,我再也不需要它,我现在很开心。




跟 Dr.Pichet 做手术后的感受

 

你好,我叫 Robin A,42 岁,刚刚经过变性手术。我的伴侣跟我一起生活了 26 年,结婚了23 年,我们比以前更加亲近,以下是我在泰国跟 Dr.Pichet 做手术后的感受。我希望它能够对你的决定有所帮助。

我刚从泰国回来,2003 年 8 月13 日到 2003 年 9 月 5 日期间我都在 Dr.Pichet 的照料下。

我经过了大手术,我跟 Dr.Pichet 和他的助手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对手术结果也很满意,我做了大肠移植的S RS、女性化面部整容手术(FFS)、乳房增大手术。至于 FFS 手术还包括眼眉提升、上眼皮和下眼皮手术、鼻部整容手术、嘴唇增大手术、下颌骨平滑手术、下巴手术、面颊移植手术以及喉结整形手术。

他是最好的,他关心我的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的客户,而是他的朋友,我到泰国第二天他用四个多钟头的时间向我解释关于手术方面的东西,以及在用接近一个钟头的时间做身体检查,然后我被送去医院做头部X光照射,再进行胸部检查和心脏检查,以确保我的身体状况能够进行手术。经过全部的身体检查后,我就来到医院很好的单人套房进行休息,房间有 30*20 英尺那么大,有小小的厨房并且能看到城市的景观,还有私人助手来陪我(不加额外费用),尽管我有跟我的伴侣一起来。这位助手在我进行手术时就来陪伴我的伴侣,在晚上也一样。当我手术后回到病房休息时她就像私人护士那样来陪伴我,这种服务在美国是没有的。

跟 Dr.Pichet 做手术你只需要支付基本的费用,费用已经包括医院和医药以及医生的费用除了你出院以后的旅馆费用。Dr.Pichet 和他的工作人员会每天两次来医院探你,在你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他们会给你准备的士把你接到医生工作的地方,无论是医院还是整容中心。医生还会为你打理三餐,你可以跟医生的工作人员讲,无论是泰餐还是 KFC、PIZZA HUT、麦档劳或其它,医生不会跟你拿钱,医生说他知道你在外国地方,你需要特别的照料以能够放松。

医生非常注重我手术过程所需要的时间,全部时间是 12 小时 30 分钟,是医生做过手术的最长时间,在手术后医生全日亲自观察我的情况,而且没有额外费用,医生在凌晨3点再次回到医院查看我腹部疼痛的症状,并且睡在隔房以防发生任何紧急情况。

我的手术很顺利完成,我没有发高温并且很快恢复,就像我上面说过,医生会支付全部的医院费用和医药费用,医生给我两周用的抗生素,在住院时给滴盐水,以及其他药物。我认为我的 SRS 手术结果非常好,我有 6 英寸深的阴道,我能使用尺寸 6 的扩张器(1 5/16 寸),并且没有任何问题。医生要我在手术后第四天做这种扩张动作,并且告诉我要做这样动作每天至少两次,如果我要有性感觉。做出来的人工阴道外表看起来很好,但如果我要更加完美,我还要再次进行手术修整,我在阴蒂部位和阴部都有性兴奋,我能像女性那样发生性行为,那感觉真是好极了。Dr.Pichet 的能力和医生工作人员的细心照料,帮助我成为一个完善的女人。

做好的乳房移植手术效果很好,看起来很美,但在刚做好的时候,伤口有些可怕,但过不久就恢复了。医生所做的手法是在肌肉下进行移植,如果你要在肌肉上进行移植,你要到其他地方做。

注意事项:

我第一次阅读网页里关于 Dr.Pichet 的评语时,医生没有做阴茎翻转技术的人工阴道,同时也没有采用第二移植的方法。医生的建议是:如果你没有大和长的阴茎,你不会得到较深的人工阴道,如果你需要的深度超过二寸半,你要做 S 字形大肠移植的人工阴道,但对于这种技术,你必须先考虑好关于风险的事,Dr.Pichet 不是一个人做这种手术,还要有另以外医生来做大肠切除并且帮助 Dr.Pichet 做移植工作。

如果你喜欢喝酒或吸烟,你必须在手术前戒掉它们,而且在医生照料时也不允许吸烟和喝酒。我们知道这些东西对我们身体有很多坏处,我们还知道在做手术后不能进行这些行为。如果你知道自己有超体重的现象,医生会跟你要你的全身照片,以便为手术做准备。基本上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必要做的东西,但医生还收到很多不肯按照上述要求的病人的来信。

做好到外国冒险的准备,这里不是美国,每一件是都是那么令人好奇,应该时常跟医生说关于你想要的东西,医生的英语算是很不错,但在某些方面还没能做准确的交流,请记住,医生是泰国人,他的母语是泰语,尽量多次跟医生交谈,知道医生和你产生共鸣。因为医生的合理费用和我的评语,你同时要对将发生的任何事有心里准备。

你应该学血液阻塞风险方面的知识,做手术、在医院的修养以及长时间的坐飞机都有导致血液阻塞的危险,在我的回程飞机中,我没有足够伸展动作,于是造成了肺里的严重血液阻塞,使我要到医院进行医疗三天的时间,是对生命很有危险。我建议你手术前要跟你的医生或 Dr.Pichet 说关于这方面的事,医生会有多种方法帮助你降低风险。

应该做和不应该做的事

不要期盼 Dr.Pichet 会做在美国医生不肯做的事,不要以为医生是神仙,你手术后身体会在合适的方法下进行恢复。整容手术是一种偏重于审美观,次之才是科学性。你健康的身体可能被感染或恢复慢,这不是医生的错,不要期望手术不会产生任何风险,每件事都有风险,最坏的情况是你可能在手术床上丧命,或者手术结果没有你想象那么好。

尽量最多跟医生交谈,以便知道医生的想法,并且要知道何种方法最好最适合你,我联系过7 位医生,其中 5 位在泰国 2 位在美国,试联系医生以前的病人。在做决定我能信任这位男士并把我的生命和希望寄托在他手中之前,我联系了6 位 Dr.Pichet 以前的病人,好的医生会把联系他以前病人的信息告诉你,如果他不能给你,那么你应该到其他地方做。

结束语

首先,Dr.Pichet 是一位尊重和细心照料病人的医生,再者他还是一位很好的整容手术医生,我想把 Dr.Pichet 和他工作人员作为你其中一个选择。泰国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找不到为何要在美国花费更多金钱的理由,而且还要错过来泰国的机会。

如果你有任何疑问或者想知道更多关于 Dr.Pichet,请在以下地方联系我:rtuttle@speakeasy.org

Robin

Hair Transplant surgery in Bangkok Plastic Surgery Clinic

朋友,你好。

对不起,过了那么久才跟你联系,因为我的电脑出了点问题,但现在已经解决了。平时我使用公司的电脑,但现在我从 Oregon 被派到拉斯卫加斯工作。

如果你觉得担心泰国的医疗水平,那么你可以抛掉这种思想,Dr.Pichet 和每个工作人员都很好,或者说比我们在美国的更好,我很敬佩医生的工作态度,因为医生给全世界的客户服务,除了医生是头发移植界的佼佼者,他还是有名的整容手术医生,而且非常专业。而作为病人的你,你会发现他们对待你如同他们的家人一样,我敢跟你打赌,你不能在美国的任何地方找到这样的服务。

请相信我,你没有什么要担心的。在我来见 Dr.Pichet 的时候,我的头秃透了,我尝试除了用发型来遮盖的全部方法。跟你们一样,我对来第三世界进行医学治疗很担心,无论怎样,我觉得“第三世界”这种说法根本是费话。泰国像其他国家一样发达,仅仅在曼谷就有一千万多人口,每月人平均收入水平在 300 美元左右,生活就像在美国 60 年代的时候,你能在早上和晚上在大街上安全地步行。从 2002 年以来,我已经来泰国11次,其中8次是来旅游放松,我乐意讲述给你如果你愿意。

头发移植手术是一种医学医疗手法。有时会像其他医疗一样感到疼痛和不舒适,不同之处在于,你只作为门诊病人,你不必住院也不必到医院去,而且最好的是除了你、中心人员以及你所告诉的人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你移植过头发。外观的改变如同你获得的奖励,在有一天你回忆过去,你可能会想这是给自己做的最好礼物。我头发非常少,我不得不在一年中分开来做头发移植两次,以便让头发更浓密。手术改变了我的生活,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看法,特别是在工作方面和女性交往方面。

你要注意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种外观改变,是逐渐改变,不是一时或 1 个月到 6 个月的时间就能改变,它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最好笑的是,人们往往会注意到改变的东西,比如你胡子变长后你把它们剃掉,人们就会注意到,或者你跟他们说你变瘦了,他们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你说的东西,而不会在意你头发正在长长。6 个月过去,你就能进行理发,修整头发长度,9 个月过去,你可以根据你所要的发型进行修剪。如我上面所说的,我头发非常少到我必须再重复进行头发移植,现在差不多一年半过去了,我对现在很满意,因为它改变我的生活,是一个重大的改变,而且还改变别人的目光和对待你的行为。

请相信我,在做手术之前,我经过寻找很多相关的资料,在美国或加拿大的费用非常高得难以负担,我连想都不敢想。一次头发移植手术要 25000 美元,在加拿大的费用也差不多,直到有一天,我知道我要跟朋友一起去泰国旅游,我试在网站里寻找,就碰巧看到 Dr.Pichet 的资料。通过 E-MAIL 跟医生联系后,我决定跟他做,因为价格不过高,不超出我的能力。到达泰国时,我就去做,花我一天的时间,我的另外两个朋友还不知道我已经做了,但我也得躲避一下他们,因为在第一天,我头上必须包裹棉布,但在第二天就可以撤除。之后我就带上帽子,我朋友根本就不知道。

另外一件事就是,医生的司机会每天来接我(免费的),然后把我送去整容中心,之后医生就开始检查我的情况,检查完护士帮我洗伤口和给消毒药,直到我恢复。9 天过去,在头后方部位的缝线就可以拿掉。他们必须把新做的和原有的连接起来。我在泰国修养 30 天后,情况就恢复得很快。

现在我真的要做些什么东西,Sean,如果你有任何疑问或想要照片,请 E-MAIL 联系我。除此之外,麻烦你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比如你是哪里人,对什么事感兴趣,现在年龄,是否已经结婚,以及其他等等。如果你已经决定要去那里做手术,我能够帮你在你的旅游时间里安排很好的旅游计划。我向你保证,你将获得最美好的时光。

这是他回答美国一位来进行植发的男士:

我是没有偏见的人,我能够告诉你,Dr.Pichet 是一个了解病人和医术很高的医生。他还有很高的手术技术。他不仅是个好人,他还是实实在在的人。他总能给你时间,你能够通过 E-MAIL 或电话在任何时候跟他联系。

我开始有秃顶的现象,我想尽快解决它。

OK,我想你应该还比较年轻,我想你是要较早做头发移植。因为你还有比较多的原有头发,它们会帮助在植发时比较难察觉。你能比我更容易地完成手术过程,我第一次来植发时是 59 岁。

真可惜我知道 3 天在曼谷的时间,所以在回到家后,我太太肯定察觉得到,在做手术 36 小时后坐飞机是否有任何限制。

我第一次手术后 3 天,我坐飞机到清迈休假一周。我没有因为手术而停止旅游,在我回到曼谷,Dr.Pichet 就把我头后的缝线拿掉。根本不用担心,因为你比我年轻,应该恢复比我快。这是你的好处。

相反地,我想告诉你,你应该花更多的时间留来泰国,如果可以的话,应该在泰国直到医生把缝线拿掉。因为如果你先回美国,你要另外找帮你洗伤口的人,并且在伤口处涂擦消毒药,以及还要找能帮你拿掉缝线。或者你让你太太来帮你也可以,她能帮你清洗和擦医生帮你准备的消毒药。除此之外,要拿掉缝线的时候,你可以找你那里的医生来解决。

无论如何,我的情况还跟你相差很远。对于我来讲,它是个秘密,直到现在我太太还不知道我做过植发手术。我在回美国前两周发 E-MAIL 告诉我太太说,我跟三轮车发生事故,要在头部缝几个针。在我回来后,因我个人的粗心,我把脏的手抚摸头的后方,结果是伤口被感染了。我必须在美国去看医生,让医生把伤口洗干净,擦一点消毒药,之后就没事,感染的症状很快消失。

总来说就是,如果 Dr.Pichet 说可以,你就可以进行手术并且能在 3 天后回去,如果你在家有人能照顾你,确保他能每天帮你直到你恢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那应该没问题。尽管如此,你最好先跟 Dr.Pichet 商谈,互相了解情况。手术后回国,对你来说问题应该不大。如果我能飞到清迈旅游一周都没问题,我还骑了大象和到很多景点观光,你也应该可以坐飞机回国。

从美国的 Merle

Dr. Nettie Perry Adams
 

致 Dr.Pichet

我是你病人,Dr.Nettie Perry Adams,我 55 岁,我想告诉医生说“医生做得非常好”,我的腹部脂肪去除手术很成功,再次感谢医生和 General 医院的每一位工作人员。

我希望医生还是那样平易近人、好心、医术高明、关心其他人。我的丈夫 Ben,他祝愿医生和家人万事大吉,非常感谢能帮他的太太成功地完成手术。

我们要互相信任对方,因为医生的工作人员还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他们,我再次感谢你们。我想赞扬医院的工作人员、整容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及要特别感谢 Ying(Dr.Pichet 的工作人员)和 Mao(Dr.Pichet 的工作人员),以及 Kong(医院的工作人员)。你们每个人都给我很好的帮助。

最后,祝你们身体健康,在 2004 年里事事美好。

谢谢你

Dr. Perry

 

Surgery with Dr. Pichet in Bangkok.


致 Dr.Pichet 和全部工作人员

我想要你把我的感谢传达给你的工作人员(请尽可能翻译准确)。我想感谢 Dr.Pichet 和在泰国的全部工作人员,使我这一趟来泰国非常愉快,我对 Mrs.Mao 真的感到很感动,她帮我在手术前得到放松,从我认识她以后,我就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能认识上那么好的人,我能说我是多么喜欢她。在每个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使我住在泰国时很愉快,并且也减轻了手术后的疼痛,谢谢你们那么好地对待和照顾我。在我要离开时真的很舍不得他们,但我确实感觉到在认识他们后,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对 Dr.Pichet 于也是一样,他表现出了他真心关心你而不是从商业方面来讲。我想感谢你们每个人,你们给我生命中很珍贵的礼物,使我有更好的生活。能够有机会认识你们,我真的感到非常幸运。

再次感谢你们
从美国的 Melinda


跟 Dr.Pichet 做 FFS、SRS 手术后的感受


真感到荣幸能够认识你。我从来没有跟像你一样那么好和那么关心别人接触过和一起工作过。你的真诚和对工作的专业态度真是令人敬佩。我想感谢你的每位工作人员,他们总是来帮助我,帮我做的东西比我在美国收到的还多。这些是我能够放松并且恢复得更快。Mr.Hein 就像是真心朋友,他总设法来帮助我们,从到达机场到我回国的那天都是这样,他对待我如同对待女士一样。在我想念他而哭出来的时候,Mrs.Mao 帮我们翻译交谈的内容,她像我们的母亲,我们知道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所要做的事就是打电话给她,之后每个问题就会被解决,我们全心地爱她。Tau 使我们觉得我们是特别的人,她会事先安排好要做的事,她是了不起的人。还有 Teek,代我亲一下她,她总是在照顾我,从医院门口到每晚都在陪我,直到我恢复到可以一个人活动,她就像是天使,总是看我们能不能住有没有什么问题,她把她所有的时间都给了我们。Won 总是在拥抱着我,她非常可爱,就连我们的亲生儿女都没有这样拥抱过我,在家里没有人理会真的感到难受,Won 真的很关心我们,我们真的非常想念她。Lek 每天都细心地照料我,教我们做好每一样东西,跟我说笑关于我伴侣的事,使我很快乐,她不仅是护士,她所做的比护士还多,美国的护士应该向 Lek 学习。在医院我昏迷前,我见到 Moo,她看起来很有能力和好心,我知道她将在手术全过程帮助我,我觉得放松了下来,她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她用身体语言表达给我看。Ann 陪我和 Kaitlyn 去 MBK 商城购物,她帮我们提东西,根本不让我们提任何东西,她还帮我们选购礼物,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使我们 也觉得自己被人爱戴的感觉。Mrs.Pochanee 你的及时安排和做法,使每件事都有条有理,在我们住院的时候,做为医生太太的你,你使每件事都过得很顺利,你送给 Kaitlyn60 岁生日的花和生日蛋糕,真是太好了,她从来没有收过这样的爱戴,她在回程飞机上都提起这件事。最后,Dr.Pichet,你是一位医生,是一位朋友,是一位非常努力工作的人,像是我们的家人,我知道你是能够帮我完成心愿的人,你总是即时回复我的 E-MAIL,并且你的每个 E-MAIL 都携带你的关心。很多人不一定是自己写 E-MAIL,但医生总是亲自回答 E-MAIL 上的问题,医生对工作的认真态度,使医生是一位特别的人。把东西做得正确的能力以及用心来完成,使你的工作很成功,我们都知道,我们会想念对方的,你们每个人都会在我们无人能去到的内心世界,我们会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以确保联系的人能够有机会感受到我同样的感受。

爱你们,还哭着想念你们,

从美国 Waukesha Wisconsin 来的 Alexis 和 Kaitlyn

 

跟 Dr.Pichet 做乳房增大手术后的感受

> 2004 年 4 月 22 日,泰国,曼谷
>
>这是我回想到跟 Dr.Pichet 做整容手术后的感受。
> 你好,我想感谢 Dr.Pichet、Mao、Hai 和全部工作人员在 22/4/2004 我在泰国做乳房整容手术时那么好地照顾我。我对医生和整容中心或医院的工作人员没有感到过丝毫的不满意(我在医院的时候非常愉快),护士都非常好心,积极帮助每件事,饮食也非常好。我很幸运有男朋友一直陪伴我,使我能挨过艰苦时刻。我建议你带你认识的人一起来,因为在手术后你醒来时感觉会比较好。我想告诉你,在手术后会需要花费一段时间,你的身体才能回到原状,并且在这段时间里,伤口会很痛,如果我说一点都不痛,那就像是骗你的。另外,你或许会感到沮丧,有些人还会觉得不满意他们的手术结果,但这些不好的感觉,来得快去也快。我第一次看到结果时的感觉是—我的乳房很大,可能由于发肿引起的,而且瘀的现象也很可怕,我还哭了几次呢,还想让医生帮我拿掉。还有的感觉就是,你不能完成你想要做的东西,这种感觉也同样不好受,但它们也会自己消失。我想这些应该是在休养期间的感觉。到现在已经有 2 周的时间了,发肿的现象也逐渐消失,并且我的乳房也比较固定起来,我感觉很愉快,最后我还是能做到,我收到的结果令我感觉非常好。再次感谢 Dr.Pichet,谢谢你帮我实现我的梦想,使我的乳房变大。在 1 周过去,你会感觉到每件事都很好,在 2 周过去你会看到身体上发生的重大变化,发肿现象会逐渐减退,而且瘀的现象也全部消失,但你可能还会觉得一些麻痹的感觉和还需要服用镇痛药,伤痕也会每天转好。但就像我所说的,这封信的内容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而且是手术后跟我发生的事,我想这些结果对每个人也许会有所差异的,以及我们在经过手术后肯定不能马上恢复,也许需要花费上月的时间你才会收到你对乳房所盼望的东西。但仅仅 2 周我就感觉很开心而且越来越好。我开始做手术时是从 A 罩变成 D 罩,采用 470 毫升的填充袋,所以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来让皮肤逐渐适应和变软。现在穿衣服时比以前好看很多,我的自信心也每天增加,我根本等不及想要瑞典的夏天快点到,以便穿上我在这里买的新衣服,充分展现新的自己!!我觉得真像是另外一个人,我想介绍每个想做整容手术的人,一定要来泰国跟 Dr.Pichet 做,因为他真是一位非常好的整容医生。
>
> 谢谢,祝好运
>
> 从瑞典的 Weronica

在曼谷跟 Dr.Pichet 做面颊整容后的感觉

致 Dr.Pichet

早上好,我希望你的太太、每个工作人员以及你自己身体都很健康。

我很感谢你的工作人员在我在曼谷的全部时间里给我那么好的帮助。他们使我觉得安全和有信心,特别是 Mrs.Mao,她献出了她的时间,在医院陪伴我,使我在整容中心很愉快。谢谢医生帮助我,让我拥有美丽的面颊,发肿的现象已经消失,每个人都很赞赏你的手术技术。

我在英国有介绍到你和你高明的医术。在下年初我会到电视台上班,许多人会看到我的脸。

再次感谢你,祝上帝保佑

致敬
S.naz (英国)

评语:她在曼谷做乳房收紧手术和乳房增大手术后的感受

29/ 09/ 06

我叫 Alison,在 12 天以前我来曼谷跟 Dr.Pichet 做乳房收紧手术和乳房增大手术。在两年前我做过一次乳房增大手术,其结果很不满意,我还是觉得我的乳房还是小,而且有些下垂(我的乳头指向下方),这些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有些忧郁要再花钱去做,而且怕做出来后还是不满意。在跟我的女性朋友交谈后,她们告诉我试找在泰国做手术的资料,看看是否行得通。之后我就联系了几位在泰国和马拉西亚的医生。Dr.Pichet 是唯一一位在 24 小时内回复我 E-MAIL 的医生,他还是唯一一位回答到做手术的步骤,其余的医生只是让他们的秘书来回答,我认为我提问的东西是我私人的情况,不应该被公开,于是我对其他医生并不怎么放心。Dr.Pichet 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医生,他使我很有信心能成功完成。我阅读了医生的全部评语,我很信任医生。我在星期三跟医生约定了手术时间,并在前星期天就飞到了泰国,这是一件很快的事情。

我从澳大利亚的悉尼出发到泰国的时间是星期天的凌晨 2 点。Dr.Pichet已经派工作人员到机场迎接我和我的朋友,然后就带我们到旅馆进住。在旅馆注册后,我尽快入睡,因为在过几个小时就是我跟医生约定的手术时间(我根本就睡不着)。

Dr.Pichet 派他的司机早上 8 点来旅馆接我和我的朋友,然后在 8 点半就带我们到医生的整容中心。在车上我开始感到不舒服,心理在想我已经做了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在心中来回着—如果这是错误的决定呢?如果在手术中丧生呢?如果医院没有像在澳大利亚的标准呢?要怎么办如果他们不会说英语而且不明白我想要的东西?但最后我所见到的,根本就没有跟我所担心的一样。

当来到 Dr.Pichet 的办公室,我很惊奇地看到,医生的办公室是多么的先进和专业,看起来比我两年前在澳大利亚做的那间还好!医生有几个在星期天工作的员工,每个人都进来跟我打招呼,使我觉得在医生手中会安全。我用上个小时的时间跟 Dr.Pichet 交谈关于手术的事。医生使我很放心,我们说关于手术的细节、我所选择方法的好处和坏处、在下周发生的事情、接下来的痛苦以及手术后的检查时间表。我在早上 11 点离开医生办公室,然后医生的司机就把我带到医院。

当来到 Dr.Pichet 的办公室。我看到医生的办公室非常先进,医院的每个工作人员非常可爱,让我很有安全感。我和我的朋友根本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医生和护士在医院里工作。Dr.Pichet 派整容中心的人员来陪我们 4-5 个人,他们每个人跟我在一起直到手术完成。他们给我的关怀真是多得让人难以相信—但这些都是真的。在下午 4 点钟,我被推进手术室。我又开始想到在手术中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我觉得很感动,Dr.Pichet 的助手 Mrs.Mao,她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使我和我朋友感到放松。她告诉我,每个人在进行手术前都是那么想的。

我阅读 Dr.Pichet 的评语后感到担心睡醒后,会觉得伤口不能够恢复,因为我想我一定要被棉布绑住我的伤口,使被收紧的乳房能够被固定。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在醒来之后,我觉得小小压抑感,但根本就没有呼吸上困难的问题。在手术后的 4-5 个小时,我觉得很不舒服,但在伤口没有感到疼痛。我总是在手术后感到不舒服,因为麻醉药引起的。所以这只是我的个人理由(跟 Dr.Pichet 所做的手术和护士无关),我朋友在医院陪我过夜,使我感到很放心,我还发现医院早就帮我们准备附加床给他了。

在手术后几天,我还是觉得不舒服,但能到旅馆游泳池旁躺着晒太阳。在手术后的 48 小时,Dr.Pichet 就把包裹伤口的棉布拿掉,使我觉得很放松。尽管我知道棉布根本不造成任何压力。在那之后 5 天,我能像平时那样走路,而且还能去逛街,真是太好了!

至于正在考虑跟 Dr.Pichet 做整容手术的人。我只能帮你们介绍到这里,虽然在泰国做整容手术有不好的消息流传,但我还是觉得欠 Dr.Pichet 的人情,我想让你们相信这里是非常安全和最值得的地方。我或许不能保证整个泰国的其他整容中心是好的,但我能够代表Dr.Pichet 和 Bangkok Plastic Surgery 来向你们保证,并且还能保证 Dr.Pichet 在 专业方面上、对病人的关怀上、医术上是一位最好的医生,你跟他做手术肯定不会令你失望!

Alison,

悉尼,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一位病人做乳房整容手术后的感受
 
我叫 Rebecca,24 岁,我住在澳大利亚。我是一位母亲同时是一位舞蹈者。我做手术的目的是想增大现在胸围从 A 罩到有小孩前的大 B 罩或小 C 罩。根本就不用解释,这对新乳房会对我的工作有多大的帮助。

在前几年,我想要在澳大利亚里做手术,但费用非常高,而且我看到和听到了关于澳大利亚里的医生很多不好的事情,因为我们的人口并不多,所以我就开始找外国的整容医生。因为到国外做整容手术逐渐普遍起来,其实我见过很多世界上的美女,她们以前都是男人,泰国就好像整容行业的中心。

通过 8 个月的资料咨询,最后我就选择 Dr.Pichet,让他来帮我做乳房整容手术。我发很多 E-MAIL 给医生,并且很快就得到医生关于全部问题的回复。电子网络的好处就是你能够寻找很多关于整容手术资料。我阅读了很多相关论文,有的好有的坏,想到最后觉得我的想法没错,于是就做了决定。

我以为已经知道每件事,但一来到曼谷,很多关于我决定的问题就开始向我涌来,我将要接触到不同的文化。

刚开始时我和我朋友决定一到达就开始做手术,但还好我能在手术前 5 天到达泰国,我们决定要在 Pattaya 休息,我想让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来这里,在休养的阶段好像是我们额外收获,这还包括逛街购物的时间(哈哈)。

你在刚做完手术后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在手术后 6 天,我再次回到 Pattaya,以搭回程飞机,我马上就觉得非常好,你应该花费几天来度假休息,通过这些你会觉得全部的感受都很快变得愉快。

我们在 2006 年 1 月 4 日回到曼谷来见医生。但就在这时候我对 Dr.Pichet 有些怀疑,因为在 E-MAIL 联系中,我觉得他是一位非常专业的医生,随之联想到他应该有比较豪华的整容中心。

当我到做身体检查和做文件的地方,我发现的是一栋 2 层的楼房,里面放满了办公桌和员工。请先不要搞错我的意思,这个地方摆放得井井有条而且非常干净,但只是小了一些。我想象中的东西慢慢消失,我在想我已经做了什么,但还好在跟医生谈过话后感觉非常好,医生是很直率而且很专业,他说他知道西方人对医疗的感想是如何,所以他也有打算把中心迁移到更正规的地方。我心里想这并不重要,尽管刚开始你会有些在意的感觉。

在一小时内,我们就把文件做好,并且照了相,然后就回到旅馆。Dr.Pichet 的司机(叫 Hai 的男人)到旅馆接我和我朋友到医院,当时是 11 点钟。我进行手术的时间是下午,所以我要赶快些。在到达医院的时候,我见到 Dr.Pichet 的一位护士,她带我去检查身体和做 X 光拍照,整个过程很快,我想强调真是非常快。我在 12 点就已经舒服地坐在私人房里等待,房里面有卫星电视、洗手间以及全部的日常用品,这些比我在澳大利亚看过的绝大多数医院的私人房还要好。

无论是镇痛药,消炎药和其他需要用的抗生素,都包含在医生的服务里。医院的工作人员很好,他们在我 2 天的住院里给了很多帮助。这里的饮食也有酒店的水平,尽管我能吃下的不多。我不是一个很会耐疼痛的人,你或许会遇到我一样的情况,如果你服用镇痛药后情况还没转好,护士会帮你通过滴针帮你输送药物,以及包括给你安眠药让你能够较舒服的睡觉,就像我所说的,这些都不用额外的费用。

手术顺利地进行,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在下午 2 点半我被送回到病房。在手术后的 2 小时里护士在每隔 15 分钟进来测量血压。在手术后你会被棉布包裹得很紧密,使乳房固定形状。我觉得好像不能呼吸,想马上把它们拿掉,这些感觉都是正常的。医生明确说明我要包裹 2-3 天后才能拿掉,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就准备要重新做手术。最后医生获胜了,尽管这样,我还是常跟我朋友埋怨(我朋友跟我在病房里陪伴我整整 2 天没有任何额外费用),如果你有跟你亲近的人陪你,那将对你很有帮助。

我选择在腋下放入,在肌肉下植入 275 毫升的袋。我知道这种方法会比较疼痛,但我还是选择这种方法。伤痕在腋下长 50 毫米并且恢复得很好,我的乳房看起来很自然。

新的硅胶袋使乳房看起来很自然,而且它们还比较有韧性,尽管在被刺的情况下。手术后 4 周会使你提升手臂感到困难,我同时做身体运动来伸展,在几周过去后,我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Dr.Pichet 提供服务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 Mrs.Mao 做为医生的助手。她是一位很可爱的女人,我们任何时候都可以打电话给她,她帮我们做全部事情,从帮我们做行程安排、带我们去逛街、帮我们到 Pattaya 做准备(我们跟 Hai 去,会比较安全),甚至通过电话告诉的士司机回旅馆的路。能够认识 Mrs.Mao 是我们额外的收获。

我们对这全部经验和感受都感到愉快,我很喜欢我的新乳房(我每天都揉着玩,哈哈)。Dr.Pichet 是一位很厉害的整容医生,医院也非常好。收到的痛苦所换来的结果非常值得,我不能比现在更开心的了(我还很确定我比我认识的人到悉尼做整容手术更开心,她所付的价格比我贵 3 倍)。

在泰国我有美好的度假时光,能做很好的整容手术,能够向疯了一样来购买适合我新形态的新衣服,能够认识到很可爱的人,对一个女人来讲,还需要什么呢?

我建议你跟 Dr.Pichet 做整容手术,我自己也会再回来这里做的。我希望我所说的能帮助正在考虑做乳房增大手术的你。

Rebecca.
1/2/06

 

跟 Dr.Pichet 做脂肪抽出手术后的感受


Dr.Pichet,你好,我想告诉你,在你帮我做脂肪抽出手术后,我是多么感到开心。我对我的饮食习惯感到很好,我的重量在回到澳大利亚之后就减少了,做脂肪抽出手术后使我更注意我的饮食对我形态的影响。你有很好的工作人员,我想感谢你们在曼谷时对我那么好,给我提供很多的帮助。我希望在不久将来再回去跟你做手术时能跟你见面。

致敬
从澳大利亚的 Tracey


做鼻部整容后的好感受


致 Dr.Pichet,
谢谢你帮我做很好的手术和在那期间的精心照料。我对结果非常满意,并且想介绍另两位正想做整容的人给医生认识。周围的人都说我好看了很多,我自己也呼吸得更畅通。我在泰国住的时候很开心,泰国人会永远留在我心中,因为他们是多么友善和有礼。我打算再到泰国的其他地方旅游。感谢你派你的司机 Jame(我知道这不是他泰文名字),来带我们到皇宫游玩,他非常好,我们跟他在一起时很开心。

再见
从夏威夷 Maui 的 Chris



E-mail : pichet@bangkokplasticsurgery.com


©2001-2008 美容整容手术  All Rights Reserved.
医生的全名:Pichet Rodchareon
资历:通过外科整容委员会证明的外科整容手术医生
曼谷整容手术中心 422-426/1 Indramara Soi 20 Soothisarn road ,Dindaeng district, Bangkok 10400 Thailand
国际联系电话号码(全周通用,办公时间从早上 09:00 到晚上 07:00):
医生手提电话号码: +668 1933 1010 医生秘书 Mrs.Pochanee 手提电话号码:+668-1813-0373
办公室电话号码:+662-690-8000(联系 Miss Mouth)
传真号码:+662-277-5907
本地电话联系号码 医生手提电话号码:081-9331010   E-mail :
手提电话: +668-9999-0123 (日文)   E-mail (日文) : GPS: N13.78914, E100.56303